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嫣然低下頭沒有吱聲,心裏有幾分捉弄成功的竊喜, 嘴角有些控制不住的上揚,原來不是女朋友, 可是他明明説隨便送就可以,偏偏

第六、不要把機會拖到明天,因機會是唯一的你還要等到明天酒吧
第六、不要把機會拖到明天,因機會是唯一的你還要等到明天酒吧

嫣然低下頭沒有吱聲,心裏有幾分捉弄成功的竊喜,
嘴角有些控制不住的上揚,原來不是女朋友,
可是他明明説隨便送就可以,偏偏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到底要送什麼呢?

又過了半響,她突然靈光一閃,問:“小動物呢?送個寵物可以嗎?”

馬萬迪的表情略有思索,遲疑了片刻,才問,“會喜歡嗎?”

嫣然馬上鼓動:“會喜歡,女人一般都喜歡小動物,
你買個可愛點的,她一定愛不釋手。”

聞言,他又問:“在哪能買到?”

“寵物店裏就有,我帶你去。”上學的時候週末無事,情情一不在,
她就去那裏閒逛。當下輕車熟路領著馬萬迪來到寵物店一條街。

花了一千六,選了一個純種白色撒摩,狗寶寶渾身毛髮純白如雪,
可愛得讓嫣然喜歡得不得了,交了錢才知道馬萬迪不會養,
和老闆商量,對方爽快的答應先寄養在店裏,待明天再來取。

自寵物店出來,馬萬迪的心情似乎放鬆許多,
抬起手腕看錶已是中午,看著她説道:“中午了,去吃飯吧。”

嫣然眨眨眼,問:“你這算什麼,對我表示感謝?”

馬��迪一看她的樣子就想笑:“陪我買東西還用謝你嗎?
那是你的榮幸,請吃飯是因為我餓了,順便帶你一起去。”

嫣然頓時感覺到飽,“我沒想讓你謝,
你也不用順便帶我,我走了。”説完,她轉身就要走。

馬萬迪一把抓住嫣然的手腕:“行行行,我謝你,
為了表示感謝我請你吃飯,還請嫣小姐賞臉。”

嫣然不得不停下腳步,斜著眼看著馬萬迪:“誠心的?”

他將雙手抬至肩高作投降狀:“誠心的,
要不你鑽裏面檢查檢查。”

嫣然白了一他一眼,一副大人不記小人過的態度:
“算了,給你個面子。”

上車,馬萬迪問過嫣然,由他作主,
兩人去了設在世貿六樓的茶餐廳,午餐後好方便嫣然逛街。
將車駛入地下車場,兩人乘電梯上樓。

餐中,馬萬迪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,嫣然發覺,
他不荼毒的時候還挺不錯,沒有老闆的架子,
紳士的照顧她的飲食習慣,又仔細詢問奶奶的身體,
還不時講些好玩的笑話,總之,這頓午餐用得非常愉快,
令她的心情一片大好。

餐後,馬萬迪説出去一下,讓嫣然等他,知道他要去洗手間,
嫣然説去餐廳入口處等他,來時,
那裏擺放的魚缸中游曳的金龍與鸚鵡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隨她,馬萬迪先自行方便。

餐廳入口處的超大魚缸前,
裏面數個艷紅肥碩的紅財神鸚鵡跟著嫣然的手指正上下游走,
玩得她不亦樂乎,興致勃勃之時,耳邊傳來有人叫罵:
“死丫頭,你到挺高興……”

不知説的是誰,嫣然回頭看去,竟然是謝海,眉頭不由一皺,
正猜測他是何目的,他已指著嫣然的鼻子大聲喊罵:
“告訴你,本少爺上你是看得起你,跟我裝什麼清純,就你這爛貨,
現在白送我都不要,要不是小恩子攔著,
你早就廢了,還敢跟我動手……”

嫣然惱火的怒視著他,卻極力控制自己不再出手,
上次因為對謝海動了手,康恩偉已經跟她大吵一架,
剛剛聽謝海的口氣,他應該在謝海那裏也沒少替自己説話,
不能再讓他左右為難。她承認她動手是不對,
但沒料到謝海竟是這種驕橫跋扈之人,
居然會在大庭廣眾之下,會在這種場合公然辱罵自己……

“瞪什麼瞪,想死本少爺就送你一程……”説著,
隨著謝海的一揮手,
一直站在他身後不動的黑衣男子上前朝著嫣然便衝了過來。

快速避開衝著胸膛而來的一拳及緊隨而至的一腳,
嫣然沒有回手,而是輕巧地躲閃避開,那人緊跟不放再度襲來,
卻被嫣然身後突然出現的一個身影果斷制住,無法動彈。
她的身邊,馬萬迪開口對著一旁的謝海説道:
“謝公子,有什麼深仇大恨要在公眾場合這麼招人耳目?”

謝海滿臉惱怒的看著他:“你是誰?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

“跟我沒什麼關係,就是冤家宜解不宜結,況且你們這麼張揚,
被人傳到網上人肉搜索,相信對謝老總的名譽會有影響……”

謝海一聽,立刻看向周圍,果然,
三人的打鬥已引來不少人的圍觀,
其中還有幾人舉著手機正朝自己這個方向拍攝,心中大驚,
老爸最近正為競選政協代表四處運作,
若這個時候網上有了對他不利的資訊,他一定不會輕饒自己,
當下喚回他的保鏢:“阿泰,回來……”

黑衣男子依言退開,謝海又低聲罵道:
“今天便宜你這個死丫頭,下次別再讓我碰到你……”

看向馬萬迪,又惡狠狠地對他説:“你也不用幫她,
沒準哪天她就對你下手……”

説完,不再理向兩人,與黑衣男子囂張離去。

看了一眼兩人離去的身影,
馬萬迪衝著低頭嘟嘴生氣的嫣然説:
“走吧,難不成你還真想當回網路紅人……”

聞言,嫣然悻悻地隨著他向外走去。

步出餐廳,看她仍嘟著嘴毫無興致,馬萬迪問:“你還逛街嗎?”

不吱聲,嫣然搖搖頭,心情被那個狗屁混蛋弄得一團糟,
還逛什麼逛。

“那我送你回家。”他建議,隨後兩個人朝電梯走去。

電梯裏,難得的只有他們兩人,嫣然的情緒依然低落,
卻開口説話:“謝謝你。”

見她明顯委屈受傷的神情,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
他看到時恰好是謝海揮手,黑衣男子一衝而上的情景。
他很懷疑,他認識她已半年,她給他的印象一直是個愛笑,
沒什麼城府,沒有防備之心的女孩,
不知道兩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
令那位公子哥眾目睽睽之下如此大動肝火,還有,
他離開前對自己説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?

此刻聽她開口説話,不由問道:
“怎麼回事?他不是你的前男友嗎?為什麼這麼對你?”

低著頭,嫣然不想説。

看她不回答,頓了一下,馬萬迪又問:“你是騙他人了還是騙他錢了?”

聞言,嫣然猛地抬起頭惱怒地瞪著他:“我哪有騙他,
我要是騙錢了還用跟你借嗎?”

看著她激動的態度,馬萬迪悠然一笑,率先邁出打開的電梯,
朝地下停車場走去,邊走,邊側頭對跟在他後面的嫣然説:
“那他怎麼一幅恨你入骨的樣兒。”

遲疑片刻,嫣然回答:“我原來打過他。”

前行的腳步有一剎的停滯,馬萬迪很意外,嫣然在事務所期間,
他一直不知她身懷功夫,直到在道館相見,
才曉得她也是位跆拳道黑帶。
以他對嫣然的了解,她應該不是會隨便出手之人,
包括剛才與對方起衝突時,她也避而不還,
又怎麼會對曾經的男友拳腳相加?還打得對方那般的耿耿於懷?

微蹙眉,馬萬迪對已走到自己身邊的嫣然説:“為什麼?”

嫣然很尷尬,她不好意思開口,
可又覺得應該給他個合理的解釋,讓他知道,
她並不是個隨便動手亂傷無辜之人,低著頭,輕輕地,
如蚊子般的聲音辯解著:“他強吻我……”

馬萬迪看著嫣然那冤枉的樣子,聽著她給出的答案,
不由笑出聲來,停下腳步問她:“這樣就動手?”

嫣然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不理解她感受的人,
好像她真是個噬血羅剎一樣,當下也跟著他停下的腳步不動,
對上他的視線,一臉的委屈:“我知道我不應該動手,
但我最受不了男人和我親密接觸,我警告他了,他不聽,
我又控制不住自己……這能完全怪我嗎?……”

看著嫣然,馬萬迪更加的想笑,
第一次聽説還有人有這種習慣,
以她愛玩愛笑且大大咧咧的性格,
應該早就跟異性有過親密接觸,
沒想到居然會因為這種問題而苦惱,並且差一點惹上麻煩……
不知是懷疑她的話想驗證一下,還是他的惡作劇心理在作祟,
他朝著近在咫尺,正抬頭看他的嫣然靠了過去……

替自己辯解完,正委屈不甘地看著馬萬迪的嫣然,
突然感覺他朝自己慢慢靠近,眸子裏含著笑意,夾著戲謔,
還有她看不懂的情緒,頓時,隨著他臉部的放大,
她的大腦一片空白,心,開始嘭嘭狂跳不止。

本能地,她一步步後退,他,卻步步緊逼,臉,
始終與她保持不到一拳距離,嫣然腦中發蒙,
分不清什麼情況,口中懵懂出聲:“幹……幹……幹什麼……”

他不回一言,臉上卻慢慢綻放笑容,只是那笑容,
怎麼看怎麼像是不懷好意,讓她更加的慌亂,更加的無措……

沒退幾步,嫣然感覺腿碰上了什麼東西,
身體不由向後倒去,
而馬萬迪的臉卻並未因此而與她拉開距離,
而是隨著她身體向後的動作繼續前傾,
感覺到自己的頭被馬萬迪的手護了一下,
她便躺在了車前蓋上,看著他的五官在眼前仍舊持續放大,
自己已無路可退,嫣然的腿,終於本能的上踢,
卻被他輕巧的壓下,手,剛成刀形,已被他牢牢的按下……

本已混亂的思維,更加的混亂,本已瘋狂的心跳,
更加的瘋狂,眼看著馬萬迪的臉略微傾斜貼向自己,
調笑的目光在自己的眼睛與嘴唇之間數度遊走,
她想大叫的聲音卻吐不出嗓際,
她想脫離他的束縛卻得不到自由……可是,
並沒有恐慌中的唇唇相觸,
而是由耳際處傳來一陣溫熱的氣息,讓她不由得緊張痙攣,
彷彿中了魔一般,除了身體僵住,她的思維也一片空白,
連時間,也停止不動……

耳邊傳來他若隱若現的低語:“好香……”

她聽見周圍有人經過,神志終於回爐,
他雖然隔空並沒有趴在自己身上,也沒有從事限制級內容,
但外人看來,兩人此刻,絕對地曖昧無限,
大窘,輕吼:“放開我……”

聞言,他慢慢將頭抬起,直到將身子抬起撐在她的上方停住,
隨著與她一點一點拉開距離,他的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看著她,
昏黃的燈光恰好位於他的腦後,令她從下向上望去,
他臉的周圍倣若阿波羅神般出現一圈迷蒙的光環,
看起來那麼奇異,那麼目眩,那麼迷幻……

感覺被壓制的右手正慢慢被他牽引,緩緩被帶至他的身前,
他的眼睛依舊與她對視,目光不移,
卻準確無誤的將她的手放至唇前,
輕不可及的一吻後迅速起身,
將她直接拉起後放開對她的束縛,
退後到兩人間的距離至正常程度,笑言:“就是這麼簡單……”

惱怒,尷尬,慌亂,羞辱,讓她忘了顧忌,忘了所有,
右腳後退一步蹬地,重心移至左腳並向前送髖,
隨即右腿抬起高舉過頭,然後向下以足後跟狠力向他直劈,
整套動作快如閃電,一氣呵成,沒有花俏,沒有招術,
有的只是最基本的動作,卻是攻擊力最強的一招。
馬萬迪左手托穩嫣然下劈的一腳,
並給力帶著她的腳瞬間暴退,任她重心前移,直接將其拉至地面……

她知道她打不過他,她知道她不是他的對手,
那他就可以這樣對她嗎?就可以這樣輕薄她嗎?
一字豎叉坐於地上不起,嫣然氣息難平,
看馬萬迪將手遞給自己,她扭開頭不理睬他。

“真生氣了?……我這不教你嗎……省得你再將下任男友打跑。”

嫣然將頭轉過抬起兇巴巴地瞪著馬萬迪,她要他教了嗎?
她就算不能與異性親近關他什麼事?

“……那你也別劈臉啊,換個地方,這次我不躲.....”

嫣然更加的氣惱難忍,她是怪他躲嗎?
她是怪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……

看嫣然坐在地上不起,胸脯氣得上下起伏,
馬萬迪不由好笑,蹲下來,拉起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打
,“打吧,你打吧,我好心沒好報……”

他的口無遮攔再次惹惱了嫣然,掙脫開他拉著自己的手,
嫣然一記手刀全力向馬萬迪的脖頸砍去,出乎意料,
他沒有絲毫的閃躲,而她,卻在砍向的瞬間,微一傾斜,
橫切的力度改為傾斜向下,重重在擊在脖頸與鎖骨之間,
力道之大,令她的心房一顫,瞬間,心疼與後悔浮出水面。

轉睛看馬萬迪,他咧著嘴開始大叫:
“啊~疼死我了,疼死我了……
”她知道他有誇張的成分在裏面,但她也知道,
那裏必會青紫數天,雖然她讓過了要害,
雖然她在瞬間收斂了力度,但這一擊能把普通人直砍倒地。

低下頭,嫣然不禁愧疚,
自己竟然對老闆下了這麼重的手,
不由得訥訥出聲:“你怎麼不躲……”

馬萬迪卻一笑:“再躲你就更生氣了,沒事,過幾天就好……”

嫣然抬眼看向他脖頸處,
猶豫了一下她伸手將他的衣領拉開一些,側頭朝裏一看,
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橫在那裏,“出血痕了……”

馬萬迪卻彷彿無事般地笑,將嫣然的手握住,
隨著自己的起身,也將她拉起,“別生氣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

坐在車裏,嫣然一路都低頭不語,剛剛,
她察覺到自己的一個變化:以往對交往對象的拳腳相加,
她只有內疚,甚至面對謝海的惡語相加,她也只有懊惱,
卻從來不曾後悔,而剛才對馬萬迪的下手,
卻令她萬分後悔自己的行為,並且心疼得無比……

回想起他在停車場對自己的舉動,
嫣然發覺面對馬萬迪的曖昧,她並沒有想像中的討厭,
而此刻回想起他那時對自己的親近,竟有著隱隱的渴望……

直到下車道別,她都不敢再看他,不敢與他對視,
不敢有任何表示,因為,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心意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

轉眼,時間進入三月份。

月初,萬達每月固定的例行會議。會議室裏,
海運籌備組的工作人員進行第一個彙報,
此項業務的工作開展得非常順利,

本月末就可以進入試航階段,穆宇軒正凝神聽取彙報,
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“嗚嗚”震動,打斷了他的思路。
他的資訊極少,他也不以為意,邊考慮問題,
邊隨意拿起,打開資訊時,疑惑上頭:
“速用室話回此號碼,閱完即刪,潘越洋。”

潘越洋是市紀檢委的一位高官,也是父親的多年老友,
無緣無故突然給自己發來的這條資訊,
令他頓生一種不祥的預感……

沒想太多,穆宇軒立刻打斷彙報:“暫停一下,
休息十分鐘。”邊説,邊起身朝會議室外走去。

走到最近的辦公室,
他找個室內電話按手機上的號碼撥了過去,
電話很快接通,正是潘越洋,“宇軒,資訊刪了嗎?”

“已經刪了,潘叔,發生什麼事?”邊回答,穆宇軒邊將資訊刪除。

“劉振國被檢舉有違法違紀行為,
其中一項涉及萬達通過一個叫鍾情的女人對他進行性賄賂,
從而非法獲得古鎮建設用地使用權,
紀檢委很快會要求你們協助調查,你先有個準備,趕緊想辦法……
還有,你的手機應該已被監聽,不要用它聯繫……我不方便,
只能説這麼多,自己小心……”

急促的聲音停止後,電話裏傳來嘟嘟的盲音。

穆宇軒的眉頭頓時緊皺,他清楚這件事純屬子虛烏有,
可若無憑無據紀潘叔不會莫這麼大的風險通知自己,
紀檢委更不會登門,到底是怎麼回事?
是有人惡意誣陷自己還是想扳倒劉秘書長而禍嫁給萬達?……

一時之間,他不得而知,但想到此事事關鍾情,
令他不由緊張,她是那麼驕傲的女孩兒,
若她知道她被牽涉進性賄賂事件進行調查,
不知會有多麼悲憤,想到這兒,穆宇軒忍不住的心疼。
腦子,飛快的轉動,要怎麼樣?
要怎麼樣才能保護她不受傷害?
要怎麼樣才能不讓她捲入這場無端的禍災?

但是當前,他必須要及時通知她,此事如此蹊蹺,
紀檢委找她,只是遲早的問題。
想著潘叔提醒不要用手機聯繫,
穆宇軒用剛才的室話撥打那個銘刻於心的號碼,
電話接通許久,卻始終無人接聽,再打,依然如此,
考慮到紀檢委的人隨時可能出現,
穆宇軒放棄對她的通知,一切,先由自己解決。

一邊疾走,他一邊思考,按照慣例,
紀檢委必定會第一時間封鎖當事人的辦公場所,
想到此,他大聲叫金秘書將助理室的門打開,
旋即又吩咐她迅速通知眾人如果有人問及鍾情,
就説她去年底已經辭職,
説完走到助理室門口等金秘書將門打開。

站在鍾情的辦公室內,穆宇軒的心中一片黯然,
幾個月來,他第一次走進這間屋子,在鍾情剛剛離開之際,
他本無捨棄之心,總希望有一天她會重新回到萬達,
回到他的身邊,故他一直沒有公佈她離開的消息。

其間,行政事務部的劉部長數次問他關於總裁助理臨時補缺一事,
而面對他的從不表態,幾次下來劉部長便也知他心意,
不再主動提及,事關助理所有的工作便由他的各位秘書分別代勞。
直到後來他徹底斷了與鍾情的心思,徹底放手,
萬達的總裁助理反而一直空缺,這間辦公室也一直無人。

空無一人的辦公室,簡單明瞭,桌
面上與櫃子裏的資料均被金秘書收走,辦公桌上,
除電腦與一層薄薄的灰塵外,空無一物。

試著拽下抽屜,輕易的打開,裏面只有簡單的數樣,
比例尺、計算器、筆,均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裏,
並沒有因為幾個月來第一次被人關注而有所反應,再拉大一點,
露出一個盒子,有些眼熟,略一思索,他想了起來,
這個盒子的形態和顏色與鍾情送給他媽媽的玉飾盒子相同。

將盒子拿起打開,裏面是一個冰糯翡翠車鑰匙扣,
平安如意的花紋不見特殊之處,拿出,只感著手溫涼,
精緻的雕功,讓他禁不住輕輕地摩挲,翻看背面,
上下左右排列的軒山情海四個變形字,
讓他的心在剎那間動容,軒山情海,軒山情海,
是説她和自己嗎?

穆宇軒拿著玉飾的手,不由得輕輕顫抖,
情情,情情,你的心裏,也有我嗎?……她並沒有車,
難道説,這個車鑰匙扣……是送給自己的嗎?
可為什麼不讓我知道?
為什麼在我向你表明心跡之後依然會拒絕我?……

激動的心情,好一會才抑制住,隨著目光的轉移,
他被一張對折得整整齊齊的列印紙吸引,拿出,
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辭呈,寥寥無幾的數行字,
卻有著早已乾涸的斑駁淚痕,看得他的心不甚滋味,
下方有她的親筆簽名,落款日期是去年的九月末,
他開始回憶,那段時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讓她傷心到淚寫辭呈……

驀地,他想起,她自雲南歸來後的那晚,
他因在機場看到她與康恩偉擁在一起而怒意大發,
在她重回工作崗位的早晨對她冷酷斥責一事,
她不敢至信的晶瑩淚眼還在他的眼前回放……是了,
就是那天,他的態度一定傷透了她的心,才令她差點辭職……

看著手裏的兩樣東西,他的心再度疼痛難忍,原來所有,
都怪自己,她對自己本已情有初動,
她的雲南之行甚至為自己買了禮物,
卻因為自己的無端斥責傷了她的心,
所以她才不再將禮物送出,不再接受自己,不再信任自己……
是自己的懷疑將她的心打遠,是自己的無理推離了兩人的距離,
一切,都是自己的錯……

悔恨,悔不當初,情情,如果我可以多信任你一點,
如果時光可以重來,我一定不會再傷你的心,
不會再讓你受委屈,一定要早早就看透自己的心……
可一切,都不能重來,眼前,唯有更加堅定要護她的心……

抽屜裏,已再無其他,拿著手裏的兩樣東西,
穆宇軒回到總裁室,剛剛坐定,金秘書內線電話進來,
“穆總,市紀檢委有四位工作人員求見。”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面對挑戰我該怎麼辦?馬雲說:不要等到明天,明天太遙遠,今天就行動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